对于从事北京儿童美术培训教育工作的北京少儿美术来说,我们一直以来的努力和执着都是为了诠释儿童美术教育的意义。也许我们能走到哪里,就能把儿童美术教育的意义带到哪里。
儿童美术往往是人在幼年时期根据自己对外界事物的感知、认识,把自己脑海中的意象、心绪通过视觉语言表达出来,是儿童独特的自我的展现方式,更是是具有创造性的视觉语言。它是儿童心灵的图像符号,是生命成长的需要。儿童通过绘画完善与外部世界的交流,表达着人之初最无邪的情感。无论处于哪一个阶段,涂鸦期或象征期,原创儿童美术作品的独特视觉语言都能呈现艺术的本质精神。当我们面对它超乎寻常的创造和幻想时,根本无法回避真实所带来的灵魂震撼。毕加索说:“我花费了终生的时间去学习像孩子那样画画”,正是对艺术回归心灵本质的呼喊。也许就是因为这样,在北京儿童美术培训教学中我们才会觉得儿童美术教育具有特别的意义。
      因为儿童绘画的“珍贵”,所以在儿童期的美术教育应该符合儿童的生理,心理特点,以儿童的创造、想象为教育意识,不应该在教育中强加成人意识,揠苗助长,甚至动以虚荣和功利剥夺孩子的自然发展的权利。
      儿童教育学博士刘晓东说:“教育依赖于儿童成熟水平,因而,儿童尚末达到某种成熟时,就进行难度明显高于这一水平的教育活动,这是不适宜的。”卢梭也认为:“大自然了希望儿童在成人以前就像儿童的样子,如果我们打乱了这个秩序,我们就要造成一些早熟的果实,它长得既不丰满,也不甜美,而且很快就会腐烂,我们将造就一些年纪轻轻的博士和老态龙钟的儿童。可见北京儿童美术教育对于我们来说也是时刻在衡量我们如何解读儿童美术教育的意义的“标尺”。
  除此之外还有很重要的一点就是如何恰当合理的去欣赏和评价儿童绘画。因为在成人的角度看儿童画其实大多数人都会觉得很稚拙,画面不完整,甚至有些杂乱,是最原生态的绘画,色彩强烈,个性张扬,甚至有很多家长在自己的孩子绘画之初看了他们的绘画之后也是一脸的茫然,也许这是传统的儿童美术审美观与教育观在捣鬼。在北京儿童美术培训教学中老师们也会持续的跟家长沟通孩子的学习情况,让家长对儿童绘画多一些了解和懂得。

       也许对于大人来说他们的审美应该尤其在乎良好的视觉感受和内心感受,然而这些在儿童绘画中却很难感受得到。但是站在北京儿童美术培训教育工作者得角度上,我们却会选择儿童美术教育方法拒绝着模仿和临摹画家或书上的作品,将前人的知识、技法、经验等过早和机械得传授给孩子,从不注意儿童自身的感受,只是一味依从别人改变自己,以别人的作品作为自己审美的标准,以真不真像不像作为好坏的评价,以干净不干净、乱不乱作为美丑的尺度,当然我们也希望会有很多人慢慢的和我们一样可以意识到这些问题……
       可怕的是这些以成人的美术标准和成人的心态要求下的伪儿童作品长期受到追棒,大量优秀的儿童美术作品被埋没了。更重要的是使得儿童在学习过程中丢失了自己的经历和体验,丧失了独立思考的能力,反应迟钝,每做一件事情都要等老师的示范,只会机械地复制别人的作品,沦为了“复印机”,同时也增加了儿童的挫折感,不符合年龄阶段的理解和要求也使儿童感到了困惑和迷惘,失去了作画过程的快乐,从而在进入转型期后放弃了画笔,成为另一部分“不会画画”的成人。我们不希望这样的情况也发生在我们的北京儿童美术培训教学中。
       还记得面对国内这部分孩子的作品,一位德国专家克瓦列尔提出了一串这样的问题,“黑头发黑眼睛的中国宝贝是不是很爱学习,6岁孩子的持七比我们十几岁的孩子都好,他们在想什么?这些不同姓名的孩子作品为什么很像?几岁的孩子画的这么成熟,没有心理问题吗?”我想这也是传统儿童美术教育反思的。
总之,在北京儿童美术培训教育的路上,我们还是需要不停的去探索儿童美术教育的意义在哪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