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绘画就是提倡不具体教孩子们画什么,让他们自由发挥。”在西方,老师每节课会指定用一种工具来完成一个作品,没有任何限制,宗旨是鼓励学生多元化创造,跟别人不同。老师引导的作用,是避免孩子们做出雷同的东西。“自由绘画主要是培养孩子的兴趣,如果孩子们真的对绘画有兴趣,可以另外报很专业的班去学素描、水彩什么的。”这跟少儿美术崔亮校长的理念不谋而合。“自由绘画刚出来时。很多家长不理解,认为不严肃。但在西方,当年的孩子现在已经成为家长,完全能接受这种教育方法。自由绘画,可以说已经根植于他们的思想中,因为它可以‘唤醒’人们的创造力。”

  据了解,在西方,即便是现在的美术学院也已经完全摒除了传统美术的概念。“传统美术不能说是没有地位或不存在,而是退为多样化选择的一种。最高境界是你的创意,然后从创意出发,选择你所需要学习的传统美术。”在法国,绘画的“基本功”不是素描,不是水彩,而是创意。“如果一个孩子想画一辆卡车, 他总会找到自己的办法,可能不是传统常规的做法,但很可能因为做不到传统方式反而产生了意想不到的创意。”目前看到的大量作品,大多“千篇一律”。缺乏创意的根源, “中国现在的美术教育用的还是徐悲鸿、刘海粟一代从欧洲带回来的那套,其实,欧洲早就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单一地学习绘画技巧,是很狭窄的一条道路,而创意美术是为了带给孩子一种对生活的领悟和感知,一种解决问题的办法,这可以运用到以后工作中的任何领域,受用一生。所以少儿美术将创意与基础相结合起来,形成自己独特的教学理念。也许不会每个孩子都成为很有创意的人,但至少可以成为很有感觉的人——懂得欣赏各种艺术作品,有自己独特的眼光,这是提高生活质量,而不是谋生手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