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北京儿童美术培训的教学中,尽管我们希望更多的孩子都能够通过学习美术而有所收获。但是无论怎样我们不能总是去“要求”孩子太多。
想到这里,我们开始反思自己,说来其实也很可笑,可能是从接触儿童美术教育这样一份工作开始,我们开始慢慢发现原来我们就是这样被“要求”着走到现在的.或许从小时候开始我们爸爸妈妈就会被要求去认识那些我们不熟悉的面孔,于是慢慢我就认识了越来越多的人,然后,在那之后的几十年中我们无时无刻不在被要求着学习和长大。从幼儿园开始我们开始被要求接受早期教育,“教育要从娃娃抓起”又怎么会漏掉一个我们。于是每天我们被要求跳着姿势很奇怪的舞蹈、唱着完全不知道什么意思的儿歌、背着东一句西一句的古诗,然后期待每次床前都能有明月光的夜晚快快来临、洒脱的忘掉白天学习的舞蹈姿势和童谣、努力的回想着李白的那首诗而未果后安然的睡去……后来,在多年间接触北京儿童美术培训教育的过程中,我们仿佛能通过有些孩子每天略显疲惫的小身躯看到曾经的那个我们自己。
       再后来,我们顺理成章的被要求念小学、初中、直到大学,在这过程中我们被要求学了很多知识、明白了很多做人的道理……尽管被要求着一步一步走到了现在,尽管我们仍要真心真意的对和我们这场被要求的人生有关的爸爸妈妈、哥哥姐姐、叔叔阿姨和老师说声“谢谢”,但是当我们因为北京儿童美术培训教育认识了越来越多的孩子之后,我们不得不开始思考太多的问题。其中,最重要的一个问题就是“我们还要怎么要求孩子?”

        “我们还要怎么要求孩子?”,要求他们掌握再多的绘画技巧和方法、要求他们一笔能画出一树的鸟儿又能怎么样?不如就让孩子用最稚嫩的笔触花费一天的时间去画出他们心中的那片森林,森林里的鸟儿或许有的觅食、有的栖息、有的跟孩子一样调皮……其实慢慢接触北京儿童美术培训教育、慢慢接触越来越多的孩子之后,我们知道其实每个孩子的心里都有一个神奇的“外太空”。而在美术教学中我们应该尊重孩子对他们心中“外太空”的情感,与其不断的要求孩子欣赏我们口中所谓的“最美的风景”、掌握我们口中所谓的“最专业的绘画表达方式”,不如就先静静的听孩子会用如何特别的绘画表达方式讲讲有关于他们那个“神奇外太空”里有哪些奇妙的故事、有哪些最美的风景、有哪些种类的鸟儿在快乐生活……
       我们不能给去要求孩子太多,要求他们的表达一定要满足我们的理解范围、要求他们的笔触和大人的世界平行又能怎样?难道孩子学习绘画、接触绘画的目的是为了迎合一群大人的围观?难道我们的北京儿童美术培训教育对于孩子来说只能成为有助于他们无限复制别人一笔一画的模板?难道孩子就不能自由的用手中的画笔画出属于自己的快乐?难道孩子笔下粉红色的天空、用花朵搭建的房屋、生活在海洋之中的飞鸟、多手多脚的人类在我们大人的眼里就那么可笑和不堪?难道在北京儿童美术培训教育这样的空间我们要求孩子的想法一定和老师保持平行的关系?
我们不能去要求孩子太多,孩子也有他们自己的世界,他们多么想把我们看不到的那些美好通过尽管还稚嫩的笔触和我们分享;孩子也有他们自己的绘画想法,而无限的“复制别人的想法”绝不包括在内;孩子也有属于自己的快乐,而或许我们能为孩子做的就是多给他们一些绘画的自由;孩子也有他们自己向往的生活,那里的天空有着温暖的色调、那里的房屋一年四季都散发着花香、那里的飞鸟能潜入海底和鱼儿嬉戏、那里有长着五只手和脚的奇妙朋友……
       从事北京儿童美术培训教育这样一份工作,我们不得不反反复复提醒自己,不能要求孩子太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