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说从事北京儿童绘画培训教育的北京少儿美术像是一片肥沃的土地、而来到学校学习绘画的孩子们是幼小的秧苗的话,那么我们不希望把孩子培养成温室里的花朵。
      “温室里的花朵”,顾名思义就是花朵的生长环境是温暖的、有保障的。当花儿需要沐浴阳光来进行光合作用的时候,会有人负责让花儿晒太阳。直到当花儿觉得阳光的温度实在太灼热的时候、同样会有人负责为花儿遮住阳光;当花儿需要雨露支撑新陈代谢的时候,会有人负责让花儿补充足够的雨水。直到当花儿觉得水量已经足够的时候、同样会有人负责停止雨水的输送;当花儿收到病毒的“袭击”而难以生存下去的时候,会有人负责为花儿喷洒药水、知道花儿恢复以往的生命力之后药水才会停止喷洒……总是,温室里的花朵如果饿了或是渴了,只要他们“张开嘴”就能吃东西、喝水;温室里的花朵如果冷了或是热了,只要他们稍微表现出“不舒服”的状态就能及时的得到升温和降温;温室里的花朵如果需要有更好的生长环境,只要他们表现出需要怎样的环境以保证茁壮成长就会有良好的生长环境被创造……
      尽管可能温室里的花朵会生长的非常漂亮,但是对于从事北京儿童绘画培训教育工作的北京少儿美术来说,我们却不希望孩子成为温室里的花朵。因为生活在温室里花朵即使再漂亮,但是一旦离开“温室”这一得天独厚的生长环境,或许它们也很难继续存活下去了。
      相比于生长在温室中的没有独立生存能力的花朵,我们更希望选择学习绘画的孩子们是生活在一片自由土地上的“野草”,即使是遇见野火也烧不尽、只要遇见春风就会重生。
我们不希望把孩培养成温室里的花朵。作为从事北京儿童绘画培训教育工作的我们害怕如果他们习惯了口渴之后只要张口就能有水喝、如果他们习惯了肚子饿的时候只能张口就能有吃的、如果他们习惯了冷的时候就有被子并且热的时候就能尽情的通风、如果他们习惯了生病的时候就有人照顾……那么终究会有一天当花朵离开温室的时候他们不会自己喝水怎么办?他们不会自己自己吃饭怎么办?他们不知道如何面对多变的温度变化怎么办?他们不能抵御病毒的侵害怎么办?

       虽然,对于从事北京儿童绘画培训教育工作的北京少儿美术来说,或许我们希望孩子能够像温室里的花朵一样漂亮,但是我们不希望孩子们像温室里的花朵一样不能独立“存活”。就像是襁褓中的婴儿,总有一天小小的婴儿也会慢慢长大,即使爸爸妈妈对孩子有再多爱也不能永远把孩子抱在怀里。同样的,对于北京少儿美术来说,我们希望孩子能够完全有能力脱离“温室”之后依旧可以生长的更好……
       对于学习绘画的孩子来说,我们绝不能给孩子“温室”的学习环境。例如,在我们北京儿童绘画培训教育的过程中,当让孩子们绘画苹果的时候,我们不会把苹果的全部特征都告诉他们、然后让孩子直接绘画。如果是那样的话我们会发现孩子笔下的苹果不但形状会很怪异、并且是没有生命力的。通常我们会拿来不同种类、不同大小、甚至不同口感的苹果让孩子自己去观察、了解之后再去绘画面前的这些苹果。甚至我们会让孩子品尝这些苹果的味道。在孩子绘画苹果的整个过程中,就好像是我们只是给孩子们提供了一片土地,接下来就看孩子是否能够像野草一样即使没有身处“温室”却一样可以顽强的生存。尽管在整个过程中孩子的绘画表现的有些艰难,无论对苹果的特征捕捉上、还是创作表现上都“一片混乱”。就像是倔强生长的野草也会遇见狂风和暴雨、也会遇见恶劣的天气以及糟糕的温度,但是这对野草来说却是重要的生长经历。当习惯了这些看似糟糕的生活环境之后,野草就会知道如何在糟糕的状态中继续生存。从事北京儿童绘画培训教育工作多年,北京少儿美术不会给孩子创造“温室”中的学习环境,因为我们相信只要我们给孩子成为“野草”的机会,他们一定能够懂得如何“存活”……
       绘画苹果的美术课结束了,每个孩子都展现了自己笔下的苹果。尽管有些孩子的绘画创作中依旧有很多问题存在,但是他们毕竟像野草一样独自经历了这样一个生长的过程。至少在老师的心里这些没有温室的环境却依旧在努力生长的“”花朵都是最棒美的……
       对于学习绘画的孩子来说,我们要让他们知道花儿即使不生活在温室中也依旧能够美丽的绽放。在多年的的北京儿童绘画培训教育的过程中,我们鼓励孩子在绘画中独立去观察、独立去思考、独立去尝试、独立去想象、独立去创造……老师在教学中完全是辅助角色,就像是照看幼苗生长的农夫。会定期的为秧苗施肥、除草,然后静静的期盼和等待花开的季节。因为农夫知道只有秧苗自己最清楚它们的生长需要多少水分、阳光和温度,只有秧苗自己去适应生长环境、只有秧苗自己知道会如何绽放。最自然的生长过程,终究才能等来一场花开……
对于学习绘画的孩子来说,我们的北京儿童绘画培训教育的初衷永远都是不希望把孩子培养成温室里的花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