尽管,现在每天我们生活的主旋律就是工作,但是很庆幸这份工作是跟北京少儿学美术有关;尽管,现在我们在工作中经常会因为身边这些孩子而忙得团团转,但是很庆幸我们每天都能看到最美的笑容;尽管,现在我们存在的意义就是孩子口中的“老师”,但是在很久很久以前我们也曾经是个喜欢画画的孩子……
       有人说,当一个人长大的时候就会开始喜欢去回忆、回忆那些或是有泪水和欢笑、或是有失去和收获、或是有自信和沮丧……的曾经。的确是这样,随着年龄的长、当人慢慢长大之后就会发现,在我们的内心深处或是脑海深处有一处叫做“曾经”的地方。那个地方珍藏着我们在成长过程中所有珍贵的回忆,我们总是能在从那些珍贵的回忆中找到自己最初的样子;那个地方承载着太多在成长中所有爱我们的人以及我们的爱的人和我们之间的点点滴滴,或许我们根本不用刻意去记起、因为不曾忘记;那个地方记录着我们在成长的路上每一次奋力奔跑和或华丽或不华丽的跌倒,但幸好我们已经走到了现在、并且我们还会到达更远的远方;那个地方还帮我们记着无论我们现在是否从事着一份跟北京少儿学美术相关的工作、是否在未来我们依旧会是孩子们口中的“老师”,但是我们也曾经是个喜欢画画的孩子……
       有时候,觉得每天都能跟面前这些天真可爱的孩子一起绘画真的是一件幸福的事情;有时候,觉得幸好自己每天都在做的事情是分北京少儿学美术有关;有时候,觉得眼前这些“小不点”就像是一面能通向“曾经”的镜子;有时候,我们会怀念那段自己像班级的这些喜欢画画的孩子一样喜欢着画画的时光;有时候,真的害怕有一天会忘记我们也曾经是个喜欢画画的孩子……
       我们也曾经是个喜欢画画的孩子,尽管在童年中的大部分时间我们都在“奔跑”。其实现在想想都会觉得不可思议,那些年小小的我们怎么就有使不完的力气、天不怕地不怕的勇气、近乎固执的倔强?我们总是固执的相信在我们小小世界的尽头一定会有一扇通往童话故事中那个美丽城堡的门,只要我们每天都跑过一段路,就总有一天能到达。我们甚至在心里告诉自己“没什么可怕的”,于是在我们约好了同行的伙伴之后就开始“早出晚归”,然而每当妈妈喊我们回家吃饭的时候我们就忘了自己已经跑过了哪里……即使那时候我们可能跟眼前这些北京少儿学美术的孩子一样不知道原来自己的那个小世界是圆形的,即使我们跑的再远终究还是会回家,但那段奔跑的日子仍旧是我们认为最有意义的时光……后来,我们那个关于“奔跑”的计划在画笔下重新开始了。我们开始用画笔去描绘如果有一天自己真的到达了那个魅力的城堡,那里会不会也住着和我们一样大小的孩子、那里的天空会不会和我们头顶的这片天空一样蔚蓝、那里的世界尽头是否还有一座城堡……
       就这样,那个喜欢画画的孩子笔下始终在绘画着一条通向美好的路和无法停止“奔跑”的脚步……

      我们也曾经是个喜欢画画的孩子,尽管当我们告诉学生说“现在的你们像极了以前的我”时学生们不是像好奇宝宝一样追着我们问“为什么”就是莫名的开怀大笑。从事着这份跟北京少儿学美术有关的工作,我们无时无刻不在从这些和我们一样喜欢画画的孩子身上看到曾经的我们自己。因此,我们会关心孩子在绘画中表达的情感,因为当我们也曾是个喜欢画画的孩子时,我们更愿意把自己心里不能告诉别人的秘密说给画笔听、我们也愿意把自己最开心的事情跟画笔共同分享、我们相信画笔听得到并且听得懂。于是当我们的工作内容跟北京少儿学美术相关时,我们会习惯性的看看孩子今天的心情是不是还算晴朗、今天的情绪是不是跟昨天不一样……如果他们高兴,我们会跟他们一样高兴。如果他们情绪糟糕,我们会及时的给他们一个温暖的拥抱……
       我们也曾经是个喜欢画画的孩子,尽管已经慢慢习惯孩子口中的“老师”这样的存在。然而,我们却庆幸现如今的自己有过一段当我们还是孩子时就喜欢画画的曾经,每次想到这里似乎肩膀上承担的这份北京少儿学美术的教育责任就变得更重了。每当不知道自己能给孩子的是否就是孩子需要的、每当不知道自己的努力方向是否真的能带孩子看到最美的风景、每当不知道自己每天都坚持在做的事情是否有帮助孩子的意义、每当不知道是否被孩子们成为老师就一定能承担起身为老师要尽到的责任……我们都会习惯性的走到“曾经”,去看看当我们也曾经是个喜欢画画的孩子时,我们在绘画中的需要是什么、我们最期盼的风景有多美、画画对我们来说具有怎样的意义、我们希望老师在我们画画中能够如何陪伴……
       就这样,一边在用心从事着跟北京少儿学美术有关的工作、一边透过曾经也是个喜欢画画的孩子的我们自己去思考还需要怎样努力、还能为曾和我们一样喜欢画画的这些孩子做些什么……
现在想想,我们也能曾经是个喜欢画画的孩子真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