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事北京儿童绘画培训教育工作至今,北京少儿美术接触到的最多的、和我们最紧密的人就是我们的学生,是这些天真可爱的孩子。没错,老师眼中的孩子的天真无邪的、是童趣可爱的、是珍贵的宝贝、是一个个无限的可能、是一个个充满未知的希望……那么孩子眼中的老师又是怎么样的呢?
       之所以突然要提到这个问题,是因为一年一度的寒假又来临了,每次到了期末似乎就到了我们的老师和孩子之间要说心里话的时间。这次的期末也不例外,在最后一节课上老师唯一的课堂作业就是希望孩子们想画什么就画什么,老师需要做的最重要的一件事就是跟自己班级里的孩子们说说心里话。
       “小新,你第一次来班级听老师上课的时候对老师是怎么印象、觉得老师是个什么样的人呢?”我们的邵老师问班级里一名平时话不算多、很乖的女同学。“一开始的时候觉得老师很凶,觉得老师很严格,听可怕的……”小新回答。听到这里邵老师窃笑了一下,心里想:“我从事北京儿童绘画培训教学工作三四年了,当然要知道你们害怕什么。如果在一开始不让你们知道老师的厉害,就管不了你们了……”,随后邵老师问所有的孩子:“你们都和小新同学想的是一样的吗?对老师的初始印象就是很凶?”,“是……”班级的孩子都开始起哄说邵老师是很凶的老师。“小新,那你现在觉得老师还可怕、很凶、很严厉吗?”邵老师继续问这里平时表现最乖的女生。小新若有所思的想了一会之后笑着回答说:“我现在觉得老师特别好欺负,老师一点也不凶,老师挺温柔的……”,“老师挺温柔的……”,“老师一点都不可怕……”班级的孩子跟开始根据这个话题展开“自由讨论”……但是恐怕在孩子的欢声笑语中邵老师的心情却是最复杂的了……
       因为邵老师在多年的北京儿童绘画培训教育工作中曾经历过很多像如今这样的“最后一节课”。而邵老师的心情之所以会特别复杂也是因为最后一节课可能就意味着现在还在班级里的每个人可能在下学期开学的时候就不会聚全了,总是有很多的孩子因为家里原因或是其他的学习原因而不得不放弃在少儿美术继续学习美术。所以在我们多年的北京儿童绘画培训教育中我们也是常常说只能用心做好陪孩子在绘画的路上起跑的准备,我们无法预知自己能陪孩子在绘画学习的路上跑多远,但至少我们一定要在陪孩子一个最美好的起跑……可能想到一直浮现在眼前的一张张笑脸可能在下学期就会少了几张、可能想到一直围绕在身边的蹦蹦跳跳的“小不点”可能在下学期就会就会少了几个熟悉的身影、可能想到虽然已经在北京儿童绘画培训教育的路上遇见过很多这样的情况可终究没学会习惯……可能想到这些邵老师的心里就会莫名的伤感和失落吧……

      然而,邵老师的辛勤之所以会特别复杂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是在老师的眼里,这些可爱的孩子虽然是学生、但更是老师的好朋友。有一个期末,老师特别高兴孩子们在这个学期里孩子的美术学习进步很大,收获也很多,很多小不点也在慢慢长大,看着他们的每一步成长对老师来说都是最大的安慰。邵老师常说从事北京儿童绘画培训教育这样一份工作,她特别快乐,因为工作的内容都是跟孩子们有关。是啊,期末,既是一个孩子们收获学习成果和成长的时刻、也是老师们收获欣慰和骄傲的时刻,但这也是要跟某些孩子说再见的时刻……
即使要说再见,或许在邵老师的心里面也是希望自己留给孩子的印象是美好的吧、希望孩子眼中的老师是合格的吧,至少邵老师希望自己实现了自己对北京儿童绘画培训教育事业的某些承诺……
“老师一点都不凶,老师挺温柔的、老师不可怕……”原来孩子中的老师是这样的。邵老师听了这些心里觉得暖暖的,“亲爱的孩子们,即使老师对你们严厉也是为了严格要求你们、为了你们好,你们能够理解就是老师最大的安慰了……”邵老师在心里对孩子们说出了这些话。虽然不知道北京儿童绘画培训教育在别人眼里是一份怎样的工作,但在邵老师眼里却是希望用一生的时间用美术教育为孩子们建筑神奇的“城堡”。
      “洋洋,老师在你眼中是什么样的?”邵老师继续问班级里最调皮的一个小男孩。“老师话太多了,太烦了,别的老师讲完课就让我们自己画就好了,但是您却总是在看我们画的怎样、不断在为我们指导,像我妈妈一样……”虽然男孩说老师像妈妈一样唠叨,但是邵老师的心里却很高兴。因为知道自己能够一直做到像孩子们的妈妈一样叮嘱孩子的学习、像妈妈一样严格的要求孩子、像妈妈一样跟孩子有说不完的话、像妈妈一样在学习中照顾学生,邵老师很庆幸孩子眼中的自己做到了这些,这也是邵老师在北京儿童绘画培训教育的路上会一直坚持做下去的事情……
“萌萌,在你眼中老师是什么样的?”邵老师在仔细询问班级里每个孩子的眼中的她自己留给孩子们的印象,并认真倾听每个孩子的心声,时而邵老师的脸上会露出会心的微笑、时而会陷入沉思、时而会被孩子稚嫩的言语逗的捧腹大笑……
       或许,邵老师只是希望通过了解“孩子眼中的老师”这样的方式将每个孩子的样子再一次深刻记忆在心中,再多听听那些可能会说再见的孩子的欢声、笑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