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为一所普通的北京少儿美术培训学校,北京少儿美术在多年的少儿美术教学过程中一直都是有条不紊的进行着自己的教学。我们总是给自己制定一系列的目标和规划、我们的老师总是给自己提一些要求、给自己施加一定的压力;我们总是希望自己能在一个阶段“进步”一点,至少通过我们的努力能让学生在不同的学习阶段画出丰富程度和创意程度不同的“内容”。那么对我们的学生呢?当孩子还是几岁的时候我们会要求他们画出什么“内容”、当他们十几岁的时候,我们希望他们能画到什么程度?
       虽然从事的是北京少儿美术培训教育工作,但相比教孩子多少“绘画技巧”这些没有“温度”的知识 ,我们总是更多的希望自己的美术教学能陪伴孩子成长。当孩子们还是几岁的时候就来到北京少儿美术学习美术、然后画到十几岁、再然后他们就奔向了人生的“下一站”……其实,说实话,当那些可爱的“小屁孩”刚来到北京少儿美术学习画画的时候,我们会给孩子们“定任务”,我们希望孩子能有进步。但是随着接触的时间越来越长、也随着北京少儿美术自己的成长,我们开始并不期望孩子在某个阶段就一定要达到什么样的“目标”了、尤其是当学生们已经在北京少儿美术的“怀抱里”学了几年美术、当他们十几岁的时候,我们内心深处的教学观念里就根本不存在“希望他们能画到什么程度”了,当孩子十几岁的时候,我们更希望他们能在美术的世界找到属于自己那份“归属感”、我们更希望他们的生活能因为美术的“陪伴”而多了些许的快乐和温暖、我们更希望无论他们能画到什么“程度”,只要能自然的表达心中所想、能想画就画、想画什么就画什么……相比关心他们究竟能画到什么程度,这些才是我们关心的……

       在北京少儿美术的眼中,“北京少儿美术培训教育”并不只是有孩子来我们学校学习画画,老师就教孩子怎么画、绘画技巧越熟练越好、画出来的东西越“仿真”越好,然后孩子学到了一定高的“程度”之后可以离校了,再然后我们收了家长支付的学费之后和学生以及家长说声“再见”……这么简单而已。在北京少儿美术的眼中,我们所从事的这份北京儿童美术教育工作不是冷冰冰的“授之以鱼”的过程、而是一个有“温度”有“爱”的“授之以渔”的过程;在北京少儿美术的眼中,我们对那些已经十几岁的孩子就应该达到怎样的而一个绘画“水平”、应该能画到什么“程度”的概念是模糊的,因为在我们的教学过程中从没硬性的给孩子规定绘画的“方向”、我们从来不会对所有的学生要求“你一定要画到能进中央美术学院的程度”、“你一定要画到能进清华美术学院的程度”……
或许有人会说,作为一所从事北京儿童绘画培训教育的机构,我们是“对教学成果没追求”、“对学生的要求不严格”、“对学生的前途漠不关心”、“对自己的教学重点都掌握的不明确”……或许吧,我们总是在这条“拥挤的”少儿美术教育的路上“另辟蹊径”,我们习惯坚持走自己“路”;我们总是将创新的教学理念往“传统儿童美术教育”里“加了又加”,我们相信狭隘的少儿美术教育会限制孩子的“成长 ”;我们总是自己掌舵自己的北京少儿美术培训教育的 “前进的航向”,我们不相信所谓的“北京儿童美术教育的传统教学方法”,不相信所谓的“儿童美术教育规则”;我们总是教给学生一些“不靠谱”的美术知识,结果“导致”孩子们总是能画出“三只头的小鸟”、“一群长着漂亮翅膀的绵羊”、“一片能播种阳光的海洋”……我们总是“忘记”要求学生要画到什么 “程度”才行,因为我们真的希望孩子在十几岁的时候能画出的“程度”就是:能随心所欲的用画笔表达心里的所有想法、能单纯享受绘画带来的乐趣、能和美术成为“朋友”……
       还记得在什么网站上看过这样一则调查,就是关于那些著名的艺术家们当他们十几岁的时候、就已经取得了怎样惊人的“成就”。其中提到“毕加索十四岁时候画的《姑妈佩帕的肖像画》就跻身西班牙艺术史上最著名的作品之一”、“达芬奇十八岁就画出了著名的《耶稣受洗》”、“勃朗十七岁时就创作了不凡的《买眼镜的小贩》”……看了这样的调查,无疑是让整个北京少儿美术培训行业都觉得压力倍增,可能各大少儿美术培训机构都开始问自己“在我们学校,当孩子们十几岁的时候,能画到什么程度?”
       对于“当孩子十几岁的时候,能画到什么程度?”这样的问题,北京少儿美术从来不会觉得有多大的压力,因为我们从来不认为我们从事的北京儿童绘画培训教育工作是“生产”著名艺术家、著名画家的“机器”。在北京少儿美术,我们只希望通过我们的儿童美教学,让孩子无论何时何地都能做他们自己、无论怎么样都要成为他们自己最真实的样子、绘画他们内心最真实“作品”。然而,如果一定要让北京少儿美术回答“当孩子十几岁的时候,我们希望他们能画到什么程度?”,我们会希望他们能画到“清楚自己为什么画画、想画什么、想画多久、画画对自己有着怎样重要的意义……”这样的程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