孩子与艺术大师的画为什么总那么像?

 

  少儿美术解析,很多低年龄段的家长会说,我家孩子画的什么啊?一直是乱七八糟的看不懂。其实作为老师,我最欣赏的就是那种大家觉得看不懂的画,为什么呢?在每次作画过程中,是我一直陪着孩子们度过,所以我知道,在这些抽象的画中,孩子们绝对都是认真对待的,如果让他们自己叙述画的是什么,他可以给你说出一个短篇小说来,每一笔、每个点都是有来历、有故事的。

  少儿美术儿童美术加盟解析,作为家长们的你们,应该多问一问孩子画的是什么,从孩子的视角去观察世界,和欣赏自我,你会感受到一种轻松与快乐,“世界不就是这样,没有什么大不了”

  孩子的成长是一个自然而然的过程,最具有想象力的时期在4-6岁,所以低年龄阶段的绘画特点就是如此,并不是画的多么多么像才是好的,才是对的,每个孩子的情况不同,我们更注重的是孩子个性的发展,因材施教,才能让每个孩子得到充分的生长。

  童画世界的教学目标便是如此,保护并释放孩子们与生俱来的艺术天分,用艺术激发孩子的潜能。

  今天让我们欣赏二十世纪超现实主义绘画大师胡安‧米罗的代表作品吧,里面也有很多我们看不懂的小符号,他的作品表达方式和我们小朋友的很像哦~

  在伦敦举行的一年一度超现实主义晚间拍卖会上,最受瞩目的莫过于胡安‧米罗的经典作品《羽丰的鸟飞向银树》(L’Oiseau au plumage déployé vole vers l’arbre argenté),作为米罗1950年代早期艺术创作发展的重要代表作,该作品的估价是700万至900万英镑。

  作品《羽丰的鸟飞向银树》,创作于1953年

  胡安·米罗(Joan Miró,1893—1983)是西班牙的画家、雕塑家、陶艺家、版画家。同时,他也是超现实主义的代表人物,与毕加索、达利齐名“20世纪超现实主义绘画大师”。

  对于国人来说,米罗的画有个特殊的地方,就是那个神秘的“米”字,比如《羽丰的鸟飞向银树》就有三处。这的确是一个巧合,但可不是米罗的中文签名。据浙江美术馆策展人、艺术家尹舒拉解释,这个类似“米”字的符号,其实代表着星星。1939年,米罗开始创作他知名的“星座”系列作品,在那些画里有许多像星星的小原点,还有很多细细的线把这些星星连在一起,组成了一个星星的网,因此人们称米罗为“星星画家”。从此以后,“米”字便成为米罗的“注册商标”,在他后来的许多作品里都可以在找到‘米’字符号,尤其是他的雕塑作品经常用“米”字作为签名,有些甚至故意藏在不起眼的角落里。

  让我们先来认识一下米罗的艺术风格与发展。早年,米罗就开始接触梵高、马蒂斯、毕加索、卢梭等前卫艺术家的作品,尝试过野兽派、立体派、达达派的表现手法,最后才逐步形成了属于自己的超现实主义艺术风格。

  1920年代中期,米罗从《哈里昆的狂欢》的复杂性,到《犬吠月》和《人投鸟一石子》单纯性,进行了一番困难的绘画探索。

  作品《哈里昆的狂欢》,创作于1924-1925

  《哈里昆的狂欢》是米罗第一幅超现实主义的作品:在一个奇特的空间中举行着狂热的集会,似乎有人带着颇为风雅的胡子,叼著长杆的烟斗,忧伤地凝视着观者,各种各样的快活野兽、小动物、有机物围绕着他。这些没有什么特别象征意义的组合,反而充分地描绘了一种辉煌的梦幻景象。

  而《犬吠月》的构图相对简单:一轮月、一只狗、一架天梯以及天地明显的分割线构成了作品的全部。画中的梯子违返了写实派注重物尺寸大小,充分突显吠月的狗心中的愿望——藉由一架天梯爬上明月。此种表现手法不仅将物体心中的想望具体化出来, 更增添一分姿色。看似儿童般单纯的绘画,实际上描绘了一幅意象十足的绘画,该作品在1943年被评为世界十大抽象画之一。

  作品《犬吠月》

  众所周知,米罗的作品往往没有明确、具体的“形”,有的只是一些线条、一些形的胚胎以及类似儿童的涂鸦。而作品的颜色构造也比较简单:红、黄、绿、蓝、黑、白,在画面上被平涂成一个个的色块。看似自由、轻快、无拘无束的这些绘画,实际上是米罗经过深思熟虑加上自由幻想后的“画面”。

  作品《女人·小鸟·星星》

  对此,浙江美术馆策展人尹舒拉曾解释道,米罗的画看起来随性,线条简单,颜色也简单,好像连小朋友也可以画。但事实上他有自己的体系,创作时并不是随心所欲,他不仅有自由的幻想,也有深思熟虑。正如米罗自己所说:“当我画时,画在我的笔下会开始自述,或者暗示自己,在我工作时,形式变成了一个女人或一只鸟儿的符号……第一个阶段是自由的,潜意识的。第二阶段则是小心盘算。”

  因此,尽管米罗的看似简单天真,仿佛出自儿童之手,但它们绝没有儿童画的稚拙感。据鉴定专家们研究,米罗的作品是世界上最难造假的作品之一。尹舒拉表示,很多人平时看画时觉得看不懂,但是看了米罗的画,会觉得这样的绘画,我也能做到,或者我生命中曾经有过。于是,绘画会变成我们生活中的一部分,就像喝水、梳头那样自然。

  在拍卖市场上,米罗的拍卖纪录一直持续上涨。在2007年12月时,米罗作品《蓝星(Peinture,1927)》在巴黎某拍卖行以约868万英镑成交创下当时艺术家拍卖最高记录;在2012年2月,米罗创作于1925年的作品《画-诗(Painting Poem,1925)》在佳士得以1500万英镑成交,再次刷新艺术家作品拍卖纪录。到了2012年6月,米罗的《蓝星》在苏富比伦敦拍卖场里再次上拍,最终以2356.125万英镑成交额(折合美元为3694.6396万,折合欧元为2926.0764万),又一次刷新了四个月前米罗所创下的作品拍卖纪录,是其于2007年上拍时成交价钱的3倍。在佳士得二十年代作品十佳拍卖中,米罗的作品《蓝星》以及《画-诗》分别位居榜单第一以及第四名。

 

  作品《画-诗》

  除绘画外,米罗也涉足其他领域,如蚀刻、平版画、水彩、蜡笔、拼贴画等。他的陶瓷雕刻作品尤其著名,例如巴黎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大楼的两件巨大的陶瓷壁画,即1957年到1959年间创作的两项陶壁作品——太阳和月亮之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