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童水粉画教育必读:儿童水粉画的教学方法

水粉画是使用水调合粉质颜料绘制而成的一种画,它的色彩可以在画面上产生艳丽、柔润、明亮、浑厚等艺术效果。水粉颜料不需要使用过多的技法,容易调和。厚涂能像油画一样具有遮盖力,并且也有较强的附着性,薄铺时又似水彩那样流畅和滋润。它像魔术般的变化无穷。作为儿童美术教学形式中的一种,能激发儿童浓厚的绘画兴趣,促进了儿童的造型、构思、构图能力以及观察力、想象力,创造力,同时有助于培养儿童大胆、自信的品质。

有人说:“一幅好的儿童水粉画就是一首优美的歌,一段满含童趣的故事,它不但能感染儿童,还能让成年人找回那久违的童真。”那如何让一幅好的作品从一名从未接触过水粉画的儿童手中诞生呢?以下是笔者在儿童水粉画教学实践中的一些方法的总结。

一、感受欣赏,培养兴趣

欣赏能让孩子们直接感知到水粉画的特点,色彩的厚重轻盈、造型的夸张谨慎,都能给孩子们一种震撼,同时能直观的让孩子们了解水粉画区别于其它画种的特点。许多现在大师的作品如:梵高、米罗、马蒂斯毕加索……他们的作品特别容易和孩子的心灵进行沟通。通过和大师们的直接对话,不仅开阔了孩子们的眼界,同时能激发孩子们的想象力、创造力和学习兴趣。兴趣才是最好的老师,有了浓厚的兴趣学生在接下来的学习中也会更加主动。

二、色彩练习、培养习惯

色彩练习阶段主要让孩子掌握水粉画的用笔、用色并养成好的作画习惯。要使儿童在色彩领域中获得自由,就要遵循色彩规律,逐渐使学生掌握水粉画技法。让孩子自己参与绘画的准备工作便是认识色彩和色彩规律的方法之一。让孩子们和老师一起来准备颜料盒子,把不同色彩挤到小格子里,不但能认识各种颜色的名字,还能直观的感受色彩的冷暖,同类色的深浅变化等。

在第一节课的时候可以让孩子们进行吹画游戏,告诉孩子们红、黄、蓝是色彩的三原色,通过这三种颜色的两两调和就能产生另外一种颜色。教师准备好白纸,先用红、黄、蓝三种颜色加适量的水调和,然后滴在白纸上,用吸管吹,当两个颜色在吹的过程中相遇时,相交的地方便会产生另外的颜色橙、绿、紫。然后让孩子们选择自己喜欢的颜色用同样的方法练习,最后你会得到一张很美丽,很特别的吹画。那么在接下来的教学中让学生养成良好的作画习惯是非常重要的。在使用水粉画工具的过程中,教师要明确要求,保持颜料盒、洗笔水、画笔的清洁,换颜色要洗笔画笔上多余的水分在抹布上吸干而不能乱甩水,洗笔的动作要轻……这些小细节学生在作画的时候特别容易忽视,教师要耐心地去提醒学生,优秀源于习惯。

三、掌握方法,拓展思维

1、油水分离

对于初学者来说,水粉与油画棒画混合技法很有针对性。先用油画棒构图,再用水粉涂色,调颜色时水粉宜多不宜少,油画棒构图的力度宜重不宜轻,利用水油分离的原理,油画棒笔触清晰的保留下来。这种画法层次丰富,简单易行,尤其适合年龄较小的孩子。

2、临摹练习

选择装饰性强、富于儿童情趣的作品让孩子们临摩。学习色彩设计,引导学生发挥想像力与设计能力,从自己的主观情趣出发改变原画的图案和色彩,使画面更丰富更美好。鼓励学生大胆表现个性特点。在学习色彩的最初阶段将设计、创新、想像和个性表现这些艺术家必备的素质与创造精神播种在他们幼小的心灵中。

临摹世界名画是一个重点,用最优秀的作品去影响他们。为了表现内心的感觉,允许他们任意选择颜色,主观改变对象面貌,从名作中学习用笔用色方法,学习大师主观的艺术处理方法。例如梵高、毕加索、马蒂斯等大师作品都是很好的范画。

3、每次临摩前可让孩子们谈自己对原作的感受。例如是否喜欢原作?为什么?作品有什么与众不同之处?猜猜画家画这幅作品的目的?他为什么这样画?对抽象变形的作品则可以引起你什么联想和想像?对一些与真实色彩相差太远的颜色是否喜欢并接受?学生各抒已见,讨论热烈,说明原因,每个人的看法都在启发别人。他们认识到艺术是个性化的,艺术品有优劣之分,绘画风格手法尽量多样化,作品应表现自己的情感和对生活的理解。大师的作品启发了他们的想像力,教会他们特殊的艺术语言和组织画面的本领。3.水粉写生

孩子们掌握一些技法后,开始画静物、风景、人物、写生,教会他们观察色彩方法和表现方法,深入浅出地将色调、明度、色彩、冷暖关系、光源色与环境色的影响等色彩理论知识传授给学生。为今后学习奠定基础。写生中色彩丰富,富于儿童情趣的好作品将会屡屡出现。

4、水粉创作

老师可根据由易到难的过程自主设计命题画,故事画,插图等,这个时期的学生已经掌握了基本的技法和简单的色彩知识,让学生在儿童时期就善于把人们的生活体验表现在画面上,使他们具备创造才能。

四、总结

总之,色彩能传达喜怒哀乐,是人类最丰富的感情,是沟通人类情感的语言,起着先声夺人的作用。儿童色彩特性是为满足交流和宣泄情感的需要,正因为色彩能满足这些需要,所以儿童普遍喜爱色彩画。至于绘画结果如何,他们是不在意的,涂色过程中的愉快思想和情感才是最要紧的。当儿童情绪激动思想纷乱时,他们常发现创造一幅情绪强烈的色彩主题画往往比用语言描述更容易,更令人满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