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生是画家感受大自然非常重要的方法,要注意培养这种感觉,缺少感受,作品就缺少生气,缺少意境。特别对画山水的来讲,感受十分重要,要用画家的眼光去发现大自然的美,大自然的精神、形态等,所以写生很重要,是其他途径得不到的,光靠模仿前人的作品是不行的,最好要通过自己的眼去感受。
 
 
 
 在写生中要发现大自然的一种精神气质,要把自然与创作者的精神、理想结合起来。中国画讲传神,你要找到大自然的神采,它的形、气质、面貌,以及季节变化规律等等。
 
 
  过去,古人也很重视对自然的感受,郭熙讲:春天淡隐如孝,夏天苍翠如滴,秋天明镜如妆,冬天惨淡如睡。中国画要求大自然的精神与创作者自己的主观精神结合起来,宋人讲“外师造化,中得心源”。外师造化就是向大自然学习;心源,就是内心的感爱、审美、艺术理想等等。中国画跟中国古代哲学一脉相承,都讲究天人合一。
 
 
 
 中国画的观察方法不是焦点透视,中国画是走着看,焦点不确定。古人讲,“山行步步移,山行面面观”,要了解山的构造,这边看看,那边看看,不是固定在一个地方。中国画这种透视方法叫散点透视。“远看取其势,近看取其志”,这是中国画的方法。
 
 
 要注意表现中国画的三远:高远、平远、深远。中国画比较讲究远近关系、空间距离。在大自然中你会发现,这个东西到底是什么样,山的结构关系,树是怎么样长的,不能完全从前人到前人,还要有自己的观察,从中发现别人没发现的东西。
 

 再一点,要学会提炼、概括,比如说这个山,它大概是这样,你还要提炼、概括,比如说山石,它本来比这碎得多,你就对它提炼,有的地方要概括,有的地方要保持这种碎的状态。
 
 
 
 中国画的疏密、繁简这些关系,你要提炼好才能变成一张画、一幅艺术作品,而不是给自然拍照,所以包括山坡什么形状,你都在组织提炼。有的时候你要理解,不是完全靠感觉,不是简单地描下来,如果没有组织就不好看。写生的时候涉及许多经验和基础知识,所以画的时候要学会组织、提炼和概括。
 
 
 
  另一方面,就是笔墨,笔墨是中国画的主要表现语言,笔墨质量直接影响作品水平高低。笔墨包括整体、宏观的一种精神。
 
 
  
中国画的学习方法,古人讲先以古人为师,再以造物为师,最终以心为师。以古人为师,就是学传统,中国画跟西画不同,油画讲感觉,感觉好就能画好,中国画是自然里没有的,是人创造了一种形式,所以首先应向前人学,学会基本技法,再去表达你自己的感受。正因如此,画山水临摹很重要,临摹可以感觉到古人的最高状态是什么。做一件事情,首先要知道最好的是什么样,这样才能有标准,才能有追求的目标。古代大师的画就是最好的。
 
 
 
 对最好的画、对大师的作品光看看不行,要读;光读也不行,得临。只有临出来才能了解。
 
  写生是这样,光看看是不行的,只有实地写生才能了解。临摹也是这样,只有临,才能知道如何用笔,过去大师的画都是这样,能乱真。张大千能乱真,乱真就是学会了。画画应该达到这种境界。现在很多人画的画很浮躁,就是没有真正体会中国画的基本精神,中国画是有规则的,不是说怎么画都行,必须遵守规则,必须在规则范围内发挥聪明才智。规则越难,一旦你掌握和符合了这个规,你的作品水平越高。古诗讲究押韵和平仄,规则很严,所以古诗很好,现代诗歌没有规则,所以很难出现好诗。
 
 
 
  所以写生不仅仅是照着画,它还涉及到传统的东西,比如创作能力,李可染先生最早写生,他把写生叫对景创作,就是要求不完全写实,要提炼和概括。
 
 
 
  再一点,写生要求在大自然中有一些新的发现,发现前人没有发现的东西,这个也非常重要。艺术的发展就是这样,在自然中不断发现新东西,艺术才能发展。比如说印象派,它就是在大自然中发现了阳光下物体色彩的变化,因而成为一个影响深远的艺术流派。印象派之前画阳光下的物体都是一种颜色,印象派发现阳光下色彩发生很多变化。李可染先生在写生中发现,逆光下,前边的树是亮的,后边是黑的,这就是在大自然中发现的,然后创造了自己的方法。
 
 
 
  写生会发现自己许多问题、许多不足。有的人觉得笔墨不行,有的人会觉得自己造型不行,有的人觉得构图能力差,发现这些问题后,就可以做到有目的地去学,缺什么补什么。另外可以感觉到前人的画法是如何产生的,比如披麻皴、雨点皴是怎么样形成的。
 
 
 
  写生时心要静,要静坐才能深入,才能有所感受。要锻炼和培养心态,心不静是画不好的。写生还要求认真细致,不要草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