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童美术即是人们在少儿时期根据自己对外界事物的感知、认识,把自己想法,想象或是心情,乃至感受通过绘画语言表达出来,是儿童自我的展现的窗口,是具有创造性的艺术活动。它是儿童浓缩世界的图像符号,是成长的需要。儿童通过绘画与外部进行交流,表达着少年儿童丰沛的情感。孩子无论处于哪一个发展阶段,不管是涂鸦期或象征期,儿童绘画作品的独特构思都能呈现艺术的本质。当面对孩子超乎寻常的创造和想象时,也许我们才能体会到毕加索说的,我花费了终生的时间去学习像孩子那样画画。那正是追求艺术回归思想本质的呐喊。

      儿童时期的美术教育应该遵儿童的生理,心理特点,以儿童的创造、想象为教育意识,不应该在教育中强加成年人意识,拨苗助长,甚至动以虚荣和功利剥夺孩子的自然发展的权利。

      教育依赖于儿童成熟水平,因而,儿童尚末达到某种成熟时,就进行难度明显高于这一水平的教育活动,这是不适宜的。儿童在成年人以前就像儿童的样子,如果我们打乱了这个秩序,我们就要造成一些早熟的果实,它长得既不丰满,也不甜美,而且很快就会腐烂,我们将造就一些年纪轻轻的博士和老态龙钟的儿童。

      有时经常会看到很多的优秀作品,在成年人的角度看很稚拙,画面不完整,甚至有些杂乱,是最原生态的绘画,色彩强烈,个性张扬,我自己的感觉是非常兴奋,但听讲评的家长却是一脸的茫然,我想这决对是传统的儿童美术审美观与教育观在作崇。

      长期以来人们的眼里希望着干净条条利索、几近完美的“儿童作品”,不习惯这种原始和生涩,儿童美术教育方法也一直保持着模仿和临摹画家或书上的作品,将前人的知识、技法、经验等传授给孩子,从不注意儿童自身的感受,只是一味依从别人改变自己,以别人的作品作为自己审美的标准,以真不真像不像作为好坏的评价,以干净不干净、乱不乱作为美丑的尺度,教师也一直充当着尺子和剪子的角色。

      于是这些以成年人的美术标准和成年人的心态要求下的伪儿童作品长期受到追棒,大量优秀的儿童美术作品被埋没了。更重要的是使得儿童在学习过程中丢失了自己的经历和体验,丧失了独立思考的能力,反应迟钝,每做一件事情都要等老师的示范,只会机械地复制别人的作品,同时也增加了儿童的挫折感,不符合年龄阶段的理解和要求也使儿童感到了困惑和迷惘,失去了作画过程的快乐,从而在进入转型期后放弃了画笔。

      儿童美术教育,并不以培养少数画家为目的,它是对人进行心理、思想、情操和人格的教育,是人的素质教育,是全面育人的教育。

      但这种宏观的理论挡不住家长的疑问,孩子在课上究竟学到了什么?拿出这样糟糕的作品能证明什么?作为老师你到底做了什么?

      这些问题先不要回答,让我们看看症结到底在哪里,大家的眼睛只盯着结果,执著地寻找着作品的缺点和不足,认真地像控诉方的律师,如秋风扫落叶一样的残酷,难道我们不能宽容和温情一点,谦虚一点,蹲下一点?

      但蹲下不是易的,家长间的攀比、高标准、急功心、教育的名利心、教师的事业心都会使儿童在学习的过程中屡屡受挫,这便是所有问题的症结!

      那么结果是什么,连续不断的打击和鄙视,会让儿童在失望中受尽痛苦和自责,在自卑的阴影下造成情感的缺失,失去了独特的个性,自尊心强而又不够自信。所有这一切,将破坏儿童思想情感的健康发展,让孩子提前从才华的舞台上退出。所以靠近一点,才会发现惊喜,才会发现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