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多孩子已经拼命努力了,为什么仍是学渣?

硬笔书法行书・结构形态类型
2017年3月5日
硬笔书法行书・结构原则与方法
2017年3月5日

  在中国的中小学里,但凡有一点自尊心的孩子,都会尽最大的努力,争取让自己变成“学霸”,但现实却是:很多孩子已经拼命努力了,但学习成绩就是不见好转。

  这是为什么呢?

  这其实也是中国社会的缩影,很多成年人,明明已经拼命努力奋斗了,但职场位置、财务状况、职业技能仍然不见改善,依然挣扎在贫困线上面一点点。

  这又是为什么呢?

  有句名言:许多人的努力程度之低,还根本轮不到拼天赋。

  这话不对啊,明明许多人已经近乎狠心拼命、废寝忘食、精疲力竭了,难道他们的努力程度还不够吗?还要怎么样努力啊?

  其实根本不是“努力不够”,而是:许多人根本“不知道如何努力”!

  没错,“知道如何努力”也是一种能力或天赋,有些人天生就知道,有些人后天慢慢悟道,但可惜的是,更多的人,他们一生都在低水平上重复一些简单劳动或简单思维,似乎很努力,但终究没有任何突破性进展。

  OK,今天我们就试着来破解这个谜团。

  先说个故事吧,我的偶像雕爷曾经讲述他学习书法的经历:

  雕爷说:我第一天上“书法班”,老师就是教我们这样“临帖”:你需要先选择自己喜欢的字体,颜柳欧赵?选一个……然后,你先别着急写,你要先“读帖”,用眼睛去拆解这些字,特点是什么?同样是一横一竖,为何而颜真卿肥腴而端庄?柳公权挺拔又遒劲?欧阳询飘逸兼险绝?赵孟頫…… 算了,我讨厌赵孟頫…… 你把一个一个的字,在脑海里读通了,从笔锋变化到间架结构,拆解完毕,再开始下笔。

  从那时候开始,我就明白了一点,别蠢驴似的天天埋头“苦”练,苦是要苦在脑子,而不是肘子——写书法要练习“悬腕”或“悬肘”,算是体力消耗,呵呵——你每天读帖一小时再写一小时,要比完全不读帖埋头写三小时强得多。

  我读帖的时间,远远超过书法班小同学们……后来,嘿嘿,难道我会告诉你,我第一次参加书法比赛,就获得东城区一等奖,然后陆续北京市二等奖,全国一等奖…… 乃至日本高野山书道学会的大奖等等,在写书法的懵懂岁月里,拿奖拿到手软?

  从这个故事,你能看出什么道道吗?为什么练习“读帖”,比练习“悬肘”强那么多?

  ——我的理解是:“读帖”可以促进“深度理解”,而“悬肘”却不能。

  什么叫“深度理解”?就是你“真的懂了”,而不是你“以为你懂”。

  我还记得我小学时,我的父亲教我数学题的某一个瞬间,横教竖教,我死活就是不明白,最后把父亲气得暴跳如雷,甩手走了,我还是茫茫然不知所措,然后只能就交作业了。

  作业本再发下来的时候,那道题的旁边多了一把鲜红得刺眼的大叉叉,就在那一个刹那间,觉得脑子某个地方突然透亮起来,立即就彻底明白了那道题的真实含义。

  任何一个成年人,一定都或多或少有过这种突然“想通了”的经历,这真是美好的经历,这也是学习的终究目的和最佳措施,这种经历越多,这个人就成长得越快。

  任何一个需要学习的内容,无论是书法,还是数学,还是其他知识,当我们开始面对它们时,都会必然经历三个层次:

  第一层:不理解

  第二层:浅层理解

  第三层:深度理解

  所以你看,学习中最可怕的事情,其实就是永远停留在第二层次,你以为自己懂了,其实还没真正的懂,你以为自己会了,其实拿一道题过来你还是不会做。

  如果真的一点都不会还好呢,而更更可怕的事情,是因为有了浅层理解,导致偏偏还是有一些简单题目能做出来的,反正嘛,套套公式、写写过程,最后总还是能算出来的。于是,许多孩子就不再尝试“深度理解”——作业那么多、时间那么紧,赶紧的把作业做完,交差了事啊;至于老师,又有几位能够明白孩子是不是“真的理解”,就算能明白,一个班这么多孩子,肯定也顾不过来啊。

  在学校里,课程可不等人,永远是一节一节往前赶,不管你理解或不理解,都要进入更难的学习阶段。可怜那些孩子,前面简单的概念还没完全搞懂,就接着学习更复杂的知识,结果就是越走越吃力、越学越痛苦,于是只能慢慢的承认自己是个学渣了。

  那么,要如何迅速达到“深度理解”呢?

  其一,故意折腾“脑子”。

  就象雕爷学写书法,写书法多简单的事啊,随便拿起笔就写,直接“临帖”就行了嘛,但是不能,必须先“读帖”,在脑子里拆解明白了才下笔。这就是折腾“脑子”。

  数学也是一样,不要提笔就做,可以先“读题”嘛。我以前说过:真正“看懂”考题,至少要达到这几个层次,一是看懂“知识点”,到底考什么;二是看懂“陷阱”,难点在哪里,三是看懂“命题技巧”,搞清楚命题老师的思路。真搞清了这三个层次,大部分考题自然都可以举一反三啦,“深度理解”也就水到渠成啦。

  其二,选择“hard”模式的游戏。

  任何游戏一般都有三个设置,一个是“easy”,一个是“hard”,一个是“very hard”,永远沉迷于“easy”的玩家是没有出息的。在学习上也是一样,一旦掌握了基本入门的知识,就必须不断尝试“hard”和“very hard”的模式。

  其实,任何一个层次的知识,都可以设置比较难的测试,如果你愿意,就应该把简单重复的题海战术抛开,不断挑战难度更高的各种关卡。例如,可以把当前知识和以前学的知识综合起来测试,总之道理是这个道理,具体怎么做,还要看现实情况而定的。

  以上是第一个关键路径:“深度理解”。

  这还有第二个关键路径:“深度联系”。

  科学家们早就发现了,所谓学习的本质,只不过是大脑的神经元之间形成了新联系,或者说长出了新突触。而这些小小突触生长出来以后,如果长时间不理会它、不刺激它,它们又会慢慢消失——这就是遗忘。

  所谓学习,其实就是一边不断刺激大脑神经元生长出小突触,一边努力抵制它消失的一个过程。如果你想要让这些小突触长久不消失,要么不断重复刺激,要么尽可能多让它跟周围的神经元多层次多角度地联系起来。

  换言之,新知识如果能与我们的旧知识联系起来,就更容易理解和记住新知识。旧知识就是周围的神经元,如果它们会伸出无数个勾子,把新知识勾住,那新知识就永远不会忘了。

  举个例子,我们能轻松背诵一首诗28个字,但把这28个字打乱,再让你记下来却难如登天。因为单独而杂乱的字,无法与我们大脑中浮现的画面或原有的记忆联系起来。

  所以说,任何知识体系,只要能够从头推理、演绎出来,形成一个完整的、连贯的、首尾呼应的知识体系,那这个知识体系才是真正的掌握了,这就是“深度联系”。

  特别是理科的数学、物理、化学等科目,它们本来是完整的体系——非常可惜的是,现在我们标准化的课堂教育模式,正好背离了这个原理,他们非常随机、毫无根据的把原本关联的课程划分成许多个章节,把原本关联的学科划分成许多个科目。

  萨尔曼老师说:“遗传学被归入了生物课,而概率这一概念被归入了数学教育,然而遗传学实际上是对概念的应用。同理,物理明明需要应用代数和微积分,它却与这两门课程脱节,成了独立的学科。化学和物理研究的现象很多都是相同的,只不过研究角度不同罢了。”

  你看,我们的学习存在着两个“割裂”,一个是学科之中的“前后割裂”,另一个是学科之间的“左右割裂”,而这两个“割裂”如果不好好弥补:从大的角度而言,使我们的科技永远难以赶上发达国家,因为所有知识的前沿都是交织的,融为一体的,割裂意味着创新的窒息;从小的角度而言,一个学渣如果不能很好的打通这两个“割裂”,就难以把知识体系融会贯通,可能就永远难以赶上学霸。

  那么,要如何迅速达到“深度联系”呢?

  其一,从头到尾。无论是数学、物理,还是历史、地理,其实都可以用“涂鸦”式简单示意图把主要知识体系从头到尾的标注出来,然后讲述或演绎一遍,只有这样,才能迅速把学习过程中形成的“缝隙”和“缺口”抹平,形成一个普遍联系的知识网络存进大脑里。

  其二,从左到右。举个例子,历史和地理这两课,往往是联系得非常紧密的,因为所有的历史事件都在某个地点发生的,这个地点的环境、人文和资源,往往与历史上的大战胜负紧密相关,如果能够融合起来学习,效率不是倍增吗?还有个设想,如果7岁以前,孩子的英语听力很好的话,难道不能使用英语直接教授数理化吗?(这个想法,我正在自家孩子身上试试呢,如何成功了,再向朋友们汇报)这样英文和理科不是都搞掂了吗?

  总而言之,学渣之所以是学渣,不是因为不努力,也许是因为太努力,以至于根本没有时间抬头看路,只是闭眼猛冲,最后迷失于简单背诵或题海战术当中,既没有“深度理解”,也没有“深度联系”,学渣们的求学之路,当然也只能越走越窄,最终窄到无路可走。